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俄罗斯经济发展程度取决于俄罗斯大学科研水平的进展

圣大校长、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尼古拉·克罗帕切夫(Николай Кропачев)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谈及俄罗斯高等教育系统的发展、教育科学活动的数字化和国际化进程,以及圣大在提升外国教育市场竞争力领域的经验。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俄罗斯经济发展程度取决于俄罗斯大学科研水平的进展插图-小狮座俄罗斯留学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校长尼古拉·克罗帕切夫

您如何评价过去10年俄罗斯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您可以指出哪些主要失误和成就?

让我们首先做出定性。俄罗斯高等教育的发展——当然首先是成就。错误可能存在,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什么都不做才不会犯错。但如果错误被发现并得到纠正,它们就会成为发展的指标。我认为,俄罗斯高等教育在过去十年的发展无疑是积极正面的。

2012 年通过的《教育法》(2012 年 12 月 29 日第 273-ФЗ号联邦法律《俄罗斯联邦教育法》)对包括高等教育在内的整个教育系统来说是一项巨大成就。这部完整的法律统一了各级教育,为终身教育的获得和提供给出了规则和机会。教育水平的延续性是极为重要的。很明显,如果中学没有为未来的大学生提供足够的基础知识,那么进入大学学习不可能取得效果。好在已经引入了一种手段,可以同时评估中学教育水平和进入高等教育学习的可能性,我指的是是国家统一考试。值得一提的是,10 年来,圣大在入学申请者国家统一考试平均分方面始终排在俄罗斯古典大学第一名。

我认为,俄罗斯“三项大学使命”国际大学排名的出现是另一项成就。三大世界大学排名中的两个,QS 排名和 THE 排名侧重于盎格鲁-撒克逊教育模式,远未考虑到其他国家大学的民族特色。由于所选取的指标同样适用于任何国家的大学和教育系统——不论是盎格鲁 -撒克逊、欧洲、亚洲,还是俄罗斯,所以我们的评级立即得到了全球高校界的认可。令我自豪的是,圣大在这个排名中缓慢但稳定地攀升,并在最新版本中进入了世界最佳大学的前 40 名。

在过去十年中,教育标准体系作为提升高等教育质量的工具也取得了积极的发展。也许最重要的一步是 2018 年决定在教育标准和专业标准之间建立联系。这种联系的目的——是协调高校方面对学习成果评价的“学术”方法和雇主方面的“务实”方法。圣大早在 2015 年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对我们来说早就显而易见是,评价学习成果,决定教哪些内容的,不应该是那些讲课的人,而是那些雇佣我们毕业生的人。

因此,近些年来,大学一直有目的地让企业、政府机构、确定劳动力市场需求的专业团体代表积极参与教育项目的制定和办学(已经有约 200 个此类的委员会),参与最终资质测试(每年有超过 2500 名雇主代表参与国家统一考试)、大师班、联合项目等。这是将大学或学院教育与现实相衔接的唯一途径。对我们来说,在评估教育质量时需要采用这种方法,这一点得到了公众的基本认可。

与此同时,这种总体上积极正面的发展又带有系统性严重失调失衡的特点。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一批一流大学,它们能确保俄罗斯高等教育全球声誉的增长,对外国申请者吸引力的增长,这得益于由于国家在组织上、资产上和财政支持上的特殊措施,有时更是前所未有的措施。这批一流大学中包括“一流古典大学”(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其特殊地位由专门的联邦法律确定;由“联邦大学”、“国家研究型大学”和“支点大学”组成的网络。毫无疑问,所有获得国家特殊措施支持的大学都必须证明国家对其进行的海量额外投资(有时会损害高等教育系统其他参与者的利益)是合理的:莫斯科国立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有义务发挥旗舰的作用,为俄罗斯整体教育和科学的利益而努力。“联邦大学”——支持和发展联邦地区的高等教育系统;国家研究型大学——确保某些经济部门的创新发展;“支点大学——解决区域问题。

面对公共资金短缺和世界经济中的危机现象,国家组织高等教育和科学体系的这种财政组织方式本身是合理的,但资金的接受方在多大程度上履行了他们的任务?恐怕不够好。许多“特殊”高校只关心自身的发展,“在一间公寓里建设共产主义”。此外,一些高校有时按照“狗占马槽”的模式运作:他们自己没有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包括物质技术基础,又不允许他们的邻居(来自国家教育系统的机构)使用空闲的建筑、闲置的设备、空置的宿舍房间或体育设施,这进一步加剧了资源供应问题。

比方说,自从获得特殊地位以来,圣彼得堡大学多年来始终作为实验平台,测试各种工具,将其拓展交由教育系统中的其他参与者使用,如:大学自主教育标准、自主学位授予规则、科学教学工作者职位的竞争性选拔规则、平等使用大学公用中心设备的制度等。除此以外,莫大和圣大还实施了特别计划(莫大“韦尔纳茨基”计划、圣大“门捷列夫”计划),旨在支持和发展俄罗斯所有其他大学的教育活动和科学研究。我希望,新的联邦高等教育系统发展计划“优先任务 2030”能够克服普遍存在的负面趋势。

哪些因素将决定俄罗斯乃至世界高等教育的近期和远景发展路线?

未来十年的俄罗斯高等教育发展是由过去 3-5 年形成的国家远景政策决定的。俄罗斯联邦 2030 国家发展目标已经确立,其他战略文件也已通过,如俄罗斯联邦科学技术发展战略、俄罗斯联邦 2030 经济安全战略、俄罗斯联邦 2025 空间发展战略;相关国家项目已被批准作为推进国家目标实施的工具。在所有上述领域的国家政策实施中,高校的作用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简而言之,这种参与可以用“发展和自我发展”的口号来定义。

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校科学家的科学研发(它们是现代技术和高科技产品的基础),取决于转化过程的分析和科学建议的制定,取决于高素质人才的培养。“科学”国家项目现在转变为“科学与大学”国家项目并非巧合。另一方面,高校本身将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其中包括物质技术基础的发展,没有这些基础便不可能进行现代研究,不可能兴办各级针对劳动力市场不断变化需求和人民需求的教育项目,不可能加强社会文化使命。

自然而然,俄罗斯高等教育的发展会受到全球趋势的影响。其中最主要的影响——是数字化转型。

最现代的数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已经进入高等教育。

近年来,圣大创建了数字教育环境,包括用于支持教育过程和管理教育活动、大学录取的电子系统,由圣大专业团队研发。

本校使用基于LMS Blackboard的远程学习系统(自2012年以来在圣大运行)、MS Teams、用于视频会议的 Google Hangouts 平台、Coursera 和“开放式教育”平台上的圣大在线课程、

圣大自有教学平台、使用 Zoom、Skype、Discord、Google Class 程序的在线课程、版权电子教材和参考书、电子图书馆系统等。

举个例子,圣大是全国第一所将二维码引入毕业证书的大学。自 2016 年起,使用圣大自主形制证书中包含的二维码可以访问圣大门户网站的一个专门页面,该页面提供毕业证书的电子副本,其中包含以下信息:毕业论文题目、导师姓名、国家考试考委会成员名单、毕业论文答辩评委名单、实习地点、教育项目的专业社团标准和(或)国际标准信息、毕业生所学科目清单等。通过查看毕业生的个人页面,可以了解他的成就(参加竞赛和志愿者活动、获得资助、奖励、学业成就),以及他的违纪情况或学术债务情况(如果存在)。毕业生个人页面上的数据是根据学生电子档案中包含的数据形成的,使用“学生个人办公室”服务导入。

自 2017 年起,根据圣彼得堡大学规则进行答辩的副博士和博士的文凭中也引入二维码。

它可以访问数据档案并阅读论文,收听答辩录音,并获得有关毕业生的客观信息。

数字化已经影响到大学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教育活动。同时,我们也明白在这条路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发布于 一般新闻 并且被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