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留学打工体验之混凝土搅拌站技术翻译

这篇文章实际上记录的是一件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故事,大约在2017年6月的时候,我们的俄罗斯教育有限公司(ООО Русское Образование)接到了第一个翻译订单,是位于乌拉尔地区距离叶卡捷琳堡不远的一个城市 – 阿拉帕耶夫斯克的一家大型俄罗斯民营企业的订单,因为我们在本地生活网站上面发布了一些广告,广告内容大致就是“承接企业和个人的中文-俄语、俄语-中文陪同翻译、笔译、口译” ,然后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尼古拉通过广告联系到我,希望我们能给他提供一些翻译服务,简单来说就是他们从乌克兰拍卖买来了一套二手的国产混凝土搅拌站,是中国山东青岛一家公司制造的,但是这个混凝土搅拌站(асфальт-бетонный завод)由于买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拆散了,许多线路非常乱,不知道怎么搭设。

2017年6月我从事翻译时工作的项目 – 一个大型机械搅拌站
2017年6月我从事翻译时工作的项目 – 一个大型机械搅拌站
我和操作员迪马(Дмитрий)的合影
我和操作员迪马(Дмитрий)的合影

俄罗斯这边的技术专家对这搅拌站按照技术图纸进行还原的时候发现很多部件也损坏了,接线和替换了俄产的一些零件后依然无法重新恢复工作,于是2017年5月中旬联系到我这儿希望我能帮助他们陪同去当地进行陪同翻译。 我随即给对方发了报价单,费用走公账翻译价格为每天8000卢布(按照2017年俄罗斯物价大约为每日950人民币) ,工作时间8小时包宿不包食。 于是尼古拉这边当即同意了,因为耽误一天的工作,公司至少损失好几万元,相对于区区一千元一天的翻译费用而言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工地的小狗狗弗洛霞,现在应该长得很大了
工地的小狗狗弗洛霞,现在应该长得很大了

2017年6月初我参加完乌拉尔联邦大学数学系的大三的夏季考试之后,第二天尼古拉约定和我早上8点在我家楼下见面,然后他开车来接我于是我们马上抵达了叶卡捷琳堡的科利佐沃机场,此时两位从山东青岛出发的工程师已经落地叶卡捷琳堡市,于是我们当即上车准备出发,要去的地方在叶卡捷琳堡北边一点的阿拉帕耶夫斯克市(г.Алапаеевск),距离叶卡大约180公里左右,开车大概2小时。 在出发去阿拉帕耶夫斯克之前我们四人先去了尼古拉的公司,因为需要签订办理合同,这边也需要和国内山东这家公司签订技术合同,合同签订完毕我们就出发去工地了。

机场等待工程师落地
机场等待工程师落地

在离开叶卡捷琳堡之后路上的空气变得非常清新,因为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雨后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泥土的清香。 在车上我和尼古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顺便也在尼古拉和中国工程师(张经理、李哥俩人)之间沟通,一路上大家聊着天很快就到目的地了。

开车去阿拉帕耶夫斯克,路上经过一大片草原,俄罗斯的自然环境是极好的。这条路我在2018/2019年又走了两次,主要是去拜访当时我在工地认识的几个俄罗斯朋友
开车去阿拉帕耶夫斯克,路上经过一大片草原,俄罗斯的自然环境是极好的。这条路我在2018/2019年又走了两次,主要是去拜访当时我在工地认识的几个俄罗斯朋友
刚抵达的时候工地项目人员和我一起合影
刚抵达的时候工地项目人员和我一起合影

在出发之前作为此次项目最主要的翻译,我先花了3天时间来搞懂这个混凝土搅拌站是怎么工作的,熟悉了各种词汇,这时候才能开始慢慢翻译出东西。 但是真正抵达现成后头三天基本也是在适应中,因为好多东西都没接触过比如: 接触式传感器(косвенный датчик)、继电器(Реле) 、振动筛(выбрационный грахот) 、袋式过滤器(мешочный фильтр) 、重力形变传感器(весовый тензодатчик)等。 要了解控制室每个按键是干什么的, 控制哪个部分,有什么用,这样才能准确传达意思。

2017年6月17日抵达项目工地第一天
2017年6月17日抵达项目工地第一天
张经理和李哥还有俄罗斯小哥莎萨在捣腾鼓风机的一个故障
张经理和李哥还有俄罗斯小哥莎萨在捣腾鼓风机的一个故障

例如粉色衣服的小哥叫做迪马,在图中他手指的四个一样的表就是四个喂料机的传送带速度,他们控制料的进出。  上面三个是不同的秤返回的数值,他们控制电脑的自动状态下的称重。  左边是燃烧器的控制面板,燃烧器负责烘干原料。  下面是各个风门、配料仓开关、储藏仓开关以及运输车的控制按钮…大家估计肯定都听懵了,说实话刚开始我自己也有点懵,毕竟我不是学机械相关专业的。

迪马是这个工程未来的总操作员,负责保障整个项目的平稳运转,所以对他进行培训也是我们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
迪马是这个工程未来的总操作员,负责保障整个项目的平稳运转,所以对他进行培训也是我们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
在工厂里面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昆虫,俄罗斯夏天是动物们生命力最旺盛的时间
在工厂里面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昆虫,俄罗斯夏天是动物们生命力最旺盛的时间

好在刚抵达工地的时候总工程师尼古拉马上带我熟悉了一遍整个混凝土搅拌站的工作流程,这样快速帮助我熟悉了整个机器的工作模式,后面也多亏我自己对这个工作项目的了解,才能够准确快速配合他们找到问题的所在并且在合同期限内顺利解决了问题。

操作台上面很多复杂的按钮
操作台上面很多复杂的按钮
这是配电箱,张经理非常懂电学,所以很快处理好配电的故障
这是配电箱,张经理非常懂电学,所以很快处理好配电的故障

回到刚抵达工地的时候,这时候总工程师尼古拉带我们去了我们住的地方, 这是当地一个小旅游村,叫做“涅瓦度假村”,我们住的房子是当地景区自己修建的一排排小木屋,这个小木屋住着很舒服,空气中有一股桦木的香味。

我们住的就是这样一排排的小木屋,住着很舒服,不冷不热
我们住的就是这样一排排的小木屋,住着很舒服,不冷不热
这是我们的房间,虽然比较小但是暖气、热水、淋浴都有
这是我们的房间,虽然比较小但是暖气、热水、淋浴都有

而且让我们很惊讶的是离我们屋子不到10米的地方竟然住着一大窝蛇! 确实是一大窝蛇! 每天早上7-8点我们出门的时候就能看到蛇趴在水渠旁边晒太阳,因为蛇是冷血动物需要晒太阳提高体温,所以不得不说俄罗斯这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程度真的非常高,据这个度假村的Administor – 娜塔莉亚老太太说,这群蛇在这里生活已经30多年,已经不知道第几代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咬人的情况,但是最近让他们有一些担心的是,度假村出现了一些有毒的蛇活动,好在这群蛇有一定领地意识及时把它们(毒蛇)赶走了,不然万一咬到人当地人也不知道怎么办。

早上蛇就在我们房子周围趴着晒太阳
早上蛇就在我们房子周围趴着晒太阳
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蛇
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蛇

在度假村旁边就是一个小河湾,我和两位中国工程师没事的时候就会去这个小河湾散步,在小河湾旁边的松树林捡松果,实在是不要太惬意,因为每天下班的时间都是6点前后,而这时候的北俄正好是昼长日短的时候,每天要到晚上10点才天黑,所以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在周围散步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竟然在园区内发现了罂粟花! 这种被称为“恶魔之花”的植物可以产出罂粟果,利用这玩意就能提炼出鸦片,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好几株野生的罂粟果,看来并没有人去管他们。

这是涅瓦河的河湾(当然不是圣彼得堡那条涅瓦河)
这是涅瓦河的河湾(当然不是圣彼得堡那条涅瓦河)
小河在前面那座小山的位置改道
小河在前面那座小山的位置改道
这是我、张经理和李哥每天吃的东西,我们在当地超市买来一些零食、泡面、黑面包和蟹棒,然后餐餐吃泡面和黑面包,味道虽然很一般但是这种生活体验很棒
这是我、张经理和李哥每天吃的东西,我们在当地超市买来一些零食、泡面、黑面包和蟹棒,然后餐餐吃泡面和黑面包,味道虽然很一般但是这种生活体验很棒

在工地工作的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所有设备都调试完成了,仅用了10天左右第一锅真正意义上的沥青就已经出锅,总工程师尼古拉命令司机把这一锅沥青倒在工厂门口作为纪念,因为这是他们的传统。 而接下来的十天里面我和中国工程师主要就在场监督,顺便调试可能出现的问题,然后培养两个迪马(两个人名字都叫DIMA)作为工程的总操作手(главный оператор)来让他们熟练操作使工程顺利运行。

生产出来的第一锅沥青,大家把这第一锅沥青铺在厂房门口
生产出来的第一锅沥青,大家把这第一锅沥青铺在厂房门口
偶然遇到的野生罂粟花
偶然遇到的野生罂粟花
这是我们买来的晚餐,就是烟熏鲱鱼罐头、玉米罐头、香肠、豆子、黑面包、泡面
这是我们买来的晚餐,就是烟熏鲱鱼罐头、玉米罐头、香肠、豆子、黑面包、泡面
在小屋附近的林子里面散步
在小屋附近的林子里面散步

就这样又过了10天,两个Dima都能顺利操作设备运转了,所有潜在的不稳定因素都排除之后,我们的工作也顺利完成,在走的最后2天,我、张经理和李哥在叶卡捷琳堡市内好好转了一下,看了一些叶卡捷琳堡当地的景点,带他们采购了一些拿回国送亲戚的礼品,我就把他们送上了回国的飞机。 至此我们公司第一个翻译订单也就结束了!

张经理、尼古拉、李哥和我在送他们回国之前在叶卡捷琳堡的滴血大教堂参观
张经理、尼古拉、李哥和我在送他们回国之前在叶卡捷琳堡的滴血大教堂参观

OK,这篇文章到此结束,如果您信任我们小狮座俄罗斯留学,并且愿意通过我们公司申请俄罗斯顶级大学来提升您的学历、学习和发现更精彩的世界,我们愿意竭尽全力为您提供俄罗斯留学相关的申请服务,帮助您实现个人的理想! 您可以点击下方“联系我们”按钮跳转到联系方式页面,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获得留学咨询。 如果您是微信、QQ的使用者,也可以在下方找到我们的联系微信、QQ号。

发布于 留学点滴, 重要新闻 并且被标记为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