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乌拉尔联邦大学实验室是什么体验?

今天李经理来讲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事情要从2018年开始说起,但是我在乌拉尔联邦大学的数学系读本科,住在乌拉尔联邦大学5宿。 我的室友是老陈,是北京理工大学本科毕业来乌拉尔联邦大学读研的研究生,他是个人品很好,而且啥都懂的人,和我经常谈天说地。 2018年1月我买了自己第一辆车,然后没事我就和老陈到处跑,比如叶卡周边的城市啊,或者去叶卡周边的景点转转,比如Shartash湖。比如下图我们就开车去了距离叶卡捷琳堡市50公里的一个小城市 - 第一乌拉尔斯克(первоуральск),在这里市中心有个圆形的建筑是这个城市的文化中心(дворец культуры),我们在这里还参观了一个矿石博物馆:

第一乌拉尔斯克的矿石博物馆

然后在一次去秋明泡温泉回来的时候老陈说一个学长请他吃个火锅,然后他叫上我一起,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个在乌拉尔联邦大学当访问学者的中国人 - 杨哥

我、炎龙、杨哥和刘学姐一起聚餐
我、炎龙、杨哥和刘学姐一起聚餐

杨哥是上海交大的博士,然后毕业后来乌拉尔联邦大学做访问学者,就住在我们5宿的10楼,而我们住在2楼(蛮方便的哈哈,不用坐电梯),然后我我们就一起吃了一顿火锅。

和老陈、我室友小段一起开车去秋明泡温泉
和老陈、我室友小段一起开车去秋明泡温泉
和杨哥、老陈、学姐一起吃火锅

然后我就发现杨哥是个真性情的人,属于那种三观非常正,然后懂得还多(废话,毕竟是上海交大博士),而且贼健谈的人。 他来乌拉尔联邦大学主要是和一个老太太做论文,因为这个老太太是薄膜传感器领域的大牛。杨哥自己也非常厉害,在来之前已经在SCI上面发过多篇影像因子5以上的文章了,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

但是他当时还有老婆和女儿在国内,自己一个人住在5宿的10楼比较孤单,而且杨哥是用英语做研究,所以俄语也不太会,想出去玩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所以我们后来没事就叫杨哥一起吃饭,然后开车出去溜达,有时候我、炎龙、老陈、杨哥、学姐一台车挤着5个人然后就往叶卡周边地区跑。然后车上我们就谈天说地,比如聊八卦啊,聊前途啊,聊学业啊,我现在都觉得这一年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年。而且很多时候我在我留学的生意上有些问题,他们也都能给出很好的建议。我们最喜欢挑一天下午大家都没事情,然后开车去Shartash湖看日落,然后开车去市场买菜,到宿舍一起吃个火锅,超爽!

shartash湖的日落太美了

然后有一天杨哥就跟我说,他正好明天在实验室,可以邀请我和老陈去实验室转一转,我说好啊,正好我连自然科学系在哪都不知道。 于是第二天老陈下课,我刚起床(一般我喜欢晚上熬夜学习,到早上6点然后睡到下午2点起床),然后我洗漱一下就和老陈开车去了Куйбышева大街的乌拉尔联邦大学自然科学系。

到达自然科学系
和老陈一起到了材料学院
这是杨哥做的一些报告

到了停车场,把车停了然后杨哥下来接我们,然后我们就跟着他七拐八拐拐到了材料学院,他导师那个老太太不在,因为去德国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去了,实验室有他2个师兄弟,都是俄罗斯人,他们研究的是一个叫做薄膜传感器的东西,乌拉尔联邦大学在这一个领域在国际上还挺有名。 于是杨哥带着我和老陈参观了他们实验室的超净间(就是没有灰尘的实验室),当然没有进去,因为需要换一个防护服。

这个就是他们的产物 - 一种薄膜传感器

参观了一大圈,看到墙上好多他们实验室的产物介绍,比如,算了我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反正都是在学校实验室搞出来的。

比如这些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到的产物
这又是个什么?我也不太懂

然后转了一圈,杨哥给我和老陈讲了一下薄膜传感器的前景,以后可能可以通过薄膜传感器来做病毒检测、生化检测或者亲子鉴定,只需要两滴血就可以检测两人是否有亲子关系。又感觉自己长了见识。然后差不多逛完了,杨哥说也该下班了,于是我们跑去了叶卡捷琳堡的格林维奇餐厅吃了一顿中餐,然后吃完饭开车回到寝室继续忙我的毕业论文去了。满足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可惜,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2018年12月老陈跟我说他想退学了,觉得读不下去,有点抑郁,我劝了很久他说他去意已决,我也不好多做挽留。 最后2019年1月送走了老陈。然后杨哥3月也从乌拉尔联邦大学毕业,他决定去葡萄牙里斯本大学当客座研究员,一方面是可以刷简历、另外一方面可以赚点研究经费。后来3月杨哥离开叶卡,把电饭煲和菜板等一些不要的电器送给我和炎龙,然后我送他去了机场,然后杨哥也就走了。

在长沙和杨哥见个面

后来再见杨哥已经是2年后的2021年,这一年正好杨哥从葡萄牙结束访学回到国内。然后去了广西师范大学,21年我正好要从国内出发到俄罗斯,他经过长沙来和我碰了个面吃了个饭,好好叙了叙旧。

发布于 生活点滴 并且被标记为 , .
俄罗斯留学咨询微信:liuxuerus (李经理),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咨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