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维克托·崔(Виктор Цой)?

当你走在俄罗斯的许多城市,甚至是前苏联的许多城市,例如拉脱维亚的里加(Лига)、白俄罗斯的明斯克(Минск)、俄罗斯的莫斯科叶卡捷琳堡、萨拉托夫、雅罗夫斯拉夫尔、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市的时候,当你漫步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也许你会看到这样一个头像(下图):

叶卡捷琳堡的维克托·崔涂鸦(2015年9月拍摄于叶卡捷琳堡)
叶卡捷琳堡的维克托·崔涂鸦(2015年9月拍摄于叶卡捷琳堡)

你可能第一次瞥见这个涂鸦的时候并不会在意这个人是谁,也不会在意为什么他的头像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就像小编本人第一次见到这些涂鸦一样。

但是当你在不同地方发现这些涂鸦的时候,你肯定会非常好奇,为什么在一个斯拉夫白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一个对外极其排外的国家会出现一个黄种人面孔的涂鸦而且到处都能看到它? 似乎这个人非常受到崇拜….呃,或者说这个人对于俄罗斯人有一种魔力? 这个时候你的脑子一定非常疑惑了,一连串问号飞过来,这些疑问促使你非常想弄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

位于圣彼得堡的维克托·崔喷绘
位于圣彼得堡的维克托·崔喷绘
位于萨拉托夫的维克托·崔喷绘
位于萨拉托夫的维克托·崔喷绘

当你看到涂鸦旁边的Виктор Цой这个奇怪的半中文、半俄文的奇怪名字的时候你一定会想把这个名字输入Яндекс.ру来搜索一番。 如果你确实这么做了,那么冥冥之中你就和一位31年前就已经消逝的天才音乐家结下了缘分! 这位天才就是苏联著名摇滚音乐家、社会主义摇滚音乐先驱 – 维克托·崔(Виктор Цой)

位于莫斯科市阿尔巴特街的维克托·崔喷绘墙
位于莫斯科市阿尔巴特街的维克托·崔喷绘墙

著名的文学评论家臧克家是这么评价鲁迅的,但是这句话我认为也可以用来评价维克托·崔: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

– 臧克家

维克托·崔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虽然死了,但是却令很多在他去世时甚至还没出生的人钦佩和仰慕他,这难道不是他还活着的证明吗? 这个世界从人类诞生到现在超过30万年,距离有文字开始不过5000年,这5000年出现了至少上千亿人,可是这些人我们还认识多少? 记得多少? 能做到让大家记住你,这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永生了吧。

维克托·崔(Виктор Цой)到底是谁,他于1962年6月21日出生在列宁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市),是苏联的第三代韩裔移民他是一个朝鲜族的移民,是苏联这个冷战两极的超级大国的摇滚先驱,也是在整个俄罗斯音乐史上可以比肩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俄文:Владимир Высоцкий – 俄罗斯诗人、歌手、作曲家,被评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第九)的存在,他的音乐在上世纪80~90年代解体前的苏联为人民群众带来了斗争的力量,他的代表作歌曲有《血型》《变化》《最后的英雄》《星》,电影《针》《阿萨》。 上图就是俄罗斯叶卡捷琳堡、莫斯科、萨拉托夫本地那些热爱摇滚、热爱维克托·崔、热爱披头士的人们自发涂鸦的纪念作品,就在市中心的水坝附近的地下通道处。

维克托·崔在演出中
维克托·崔在演出中

维克托·崔的名字中前半部分是俄语名字 – 维克托(Виктор)意思是拉丁语“胜利”的意思,这是一个充满西欧感的名字,而他的后半部分名字却是一个字 – 崔(Цой),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组合。 要知道俄罗斯在过去几百年中一直是一个比较排外的国家,为什么维克托·崔能够如此受到俄罗斯人的欢迎呢? 这就要从他的音乐说起了。

1986年,本该作为第五张专辑的《Ночь》出版后,在两个月内在整个前苏联地区售出超过50万张,再过几个月销量达到了惊人的200万张。Кино乐队的热潮如旋风般瞬间占领了苏联全国。有一个插曲能反应他们当时的人气。KINO受邀去车里雅宾斯克(Челябинск)的一所大学进行演出,当他们坐了很久的火车抵达车里雅宾斯克时被对他们持有反感的车站工作人员带到警察局。警察局命令他们马上回到列宁格勒,并软禁了他们。无可奈何的KINO一行却从窗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情景,手持蜡烛的年轻人们正包围着警察局。这些年轻人是邀请KINO的大学生,听到KINO被软禁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进行蜡烛示威。警察局长面对这样声势浩大的示威,担心会演变成暴动,只好允许KINO的公演。在蜡烛示威队的护送下,KINO来到大学,过不多久操场上响起了维克多·崔和学生们齐声喊唱的《血液型》歌声。

而在1989年推出的第八张专辑《最后的英雄》(последний герой)中,收录着维克多·崔两大代表曲之一的《变化》(перемен)、另一曲为《血液型》(группа крови)。同年,维克多·崔拿出了第九张专辑《名叫太阳的星星》,这张专辑在俄罗斯卖出500万张,不过考虑到当时盗版猖獗的情况,如果考虑盗版在内最少卖出了2000万张。

维克托的音乐给了当时处于后冷战时代、计划经济下的苏联人们,特别是苏联年轻人一个追寻自我的突破口,他的歌曲大多数的主题都是“拥抱变化”、“如果他们不改变,我们就去改变他们”、“战斗、前进”的主题,非常符合苏联当时年轻人的想法,因为在苏联解体前夕,国家内部体制已经开始腐朽,许多官僚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一辈子,年轻人没有任何上升的空间,所以他们这一代人非常渴望改变,而维克托·崔给了他们力量


和历史上俗套的剧情类似,但凡那些天才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英年早逝, 中国的就有Beyond乐队的黄家驹、苏联则有维克托·崔,他们都是在自己最富有精力、最富有创造力的年纪离开这个世界。 1990年6月,乐队举行了最后一场音乐会之后,维克托··崔和乐队成员隐居到尤尔马拉郊外的乡间别墅,开始在那里录制新唱片。 8月,维克多·崔到拉脱维亚首都里加(Лига)拍摄MTV并想在那儿抽空度假。8月15日,在他钓完鱼开着车回到宾馆的路上,对面开来的大巴从正面撞向他的小轿车,把他的轿车往后撞退了10多米,维克多·崔当场死亡。根据最可信的说法,崔在驾驶中睡着了,结果他的深蓝色“莫斯科人-2141”驶入了对面车道,撞上了一辆“Ikarus-250”公共汽车。 至此一带苏联摇滚教父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维克托·崔遇难的位置,小巴被撞到路边去了可见撞击力度之大
维克托·崔遇难的位置,小巴被撞到路边去了可见撞击力度之大

在维克托·崔遇难之后,他的遗体被送回圣彼得堡,这是崔出生的地方,1990年8月19日整个莫斯科超过30万的歌迷为维克托·崔举办了盛大的葬礼,并且最后他的遗体被安葬在的博格斯洛夫墓地(Богословское кладбище):

维克托·崔葬礼(1990年8月19日)
维克托·崔葬礼(1990年8月19日)
维克托的父亲站在孩子墓前
维克托的父亲站在孩子墓前
维克托的葬礼现场
维克托的葬礼现场

事实上,维克托·崔对于我本人,甚至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都不是一个很熟悉的存在,因为我们没有生活在上世纪90年代的苏联,而且那个年代因为中苏关系没有解冻,所以苏联的文化很难在那个时代传入中国。

所以我们对维克托的了解真的很少,但是通过后天的了解我认识到这个人是一个很伟大的人,由此我也彻底喜欢上了维克托·崔,下面我会贴一个维克托·崔最著名的作品 – 《Группа Крови》(中文:血型)这首歌,并且附带歌词,大家可以听一下感受一下维克托·崔的乐曲风格

在听之前我先给大家解读一下这首歌曲: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血型,这个血型在歌词中有提及就是参加战争的士兵袖口标注的血型,用于在战场上快速确定该位伤员需要输什么类型的血液。 而这首歌以此为名字意思一定是和战争相关的,具体是哪个战争呢? 90年代+苏联这个组合只能推断出是阿富汗战争背景。 那么这首歌是反战呢还是鼓励战斗呢? 实际上歌词中有答案:“我不想逃避服军役 、为了胜利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但是我不想践踏任何人的生命” 这里大家可以读出一点就是这是一首反对苏联入侵阿富汗、大量年轻的士兵白白送死的反战歌曲,维克托·崔利用每个苏联士兵袖子口上标注的血型作为主题表达了自己反对战争、反对侵略、反对践踏他人生命的观点。

维克托·崔的《Группа Крови》血型

Теплое место, но улицы ждут
安乐窝如此温暖,但道路在等待着
отпечатков наших ног.
我们的足迹
Звездная пыль – на сапогах.
靴子上沾着星光般的尘埃
Мягкое кресло,
那舒适的沙发椅
клетчатый плед,
温暖的方格毛毯
не нажатый вовремя курок.
没有及时扣动的扳机
Солнечный день – в ослепительных снах.
晴朗的日子——只出现在灿烂的美梦中
Группа крови – на рукаве,
袖子上印着我的血型
мой порядковый номер – на рукаве,
袖子上印着我的军号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в бою, пожелай мне:
祝我胜利吧,为我祈祷吧
Не остаться в этой траве,
不要留在这原野上
не остаться в этой траве.
不要留在这里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祝我胜利吧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祝我胜利吧
И есть чем платить, но я не хочу
我不想逃避服军役
победы любой ценой.
为了胜利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Я никому не хочу ставить ногу на грудь.
但是我不想践踏任何人的生命
Я хотел бы остаться с тобой,
我本想留下来和你在一起
просто остаться с тобой,
只是和你在一起
Но высокая в небе звезда
但高悬夜空的星
зовет меня в путь.
呼唤我踏上征途
Группа крови – на рукаве,
袖子上印着我的血型
мой порядковый номер – на рукаве,
袖子上印着我的军号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в бою, пожелай мне:
祝我胜利吧,为我祈祷吧
Не остаться в этой траве,
不要留在这原野上
не остаться в этой траве.
不要留在这里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祝我胜利吧
пожелай мне удачи!
祝我胜利吧

维克托·崔的《血型》歌词,网易云用户:©杨小芒翻译

OK,这篇文章到此结束,如果您信任我们小狮座俄罗斯留学,并且愿意通过我们公司申请俄罗斯顶级大学来提升您的学历、学习和发现更精彩的世界,我们愿意竭尽全力为您提供俄罗斯留学相关的申请服务,帮助您实现个人的理想! 您可以点击下方“联系我们”按钮跳转到联系方式页面,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获得留学咨询。 如果您是微信、QQ的使用者,也可以在下方找到我们的联系微信、QQ号。

发布于 留学点滴, 重要新闻 并且被标记为 , , .